后城文化街信息网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马克龙称北约正经历脑死亡 北约为何让欧洲伤心?

原标题:崔宏建:为什么北约要驾驭欧洲

法国总统马克龙断言北约正在经历“脑死亡”,这在欧洲政坛引起了轩然大波。德国领导人和欧盟候任领导人似乎表达了与马克龙不同的观点,但除了不同意这种“激进的表达”,他们真的反对马克龙的含义吗?

Macron的“激进化”源于欧洲对美国的“安全保护”失去信心,以及对美国政府“越过欧洲顶端”的单边方式的不耐烦。更不用说北约军费开支引发的对欧洲的不断攻击,或者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北约已经过时”的想法,美国最近在叙利亚的一系列行动是点燃马克龙情绪的直接导火索。在他看来,美国和土耳其这两个北约盟国在叙利亚“未经授权”完成了交接,而没有在北约内部进行协调,甚至没有通知其他“盟国”。由此产生的不稳定将直接影响欧洲的周边安全。此外,土耳其还援引撤销难民互助协议,迫使欧洲忍气吞声。对于在国际舞台上备受瞩目的马克龙来说,很难接受这种论调。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以前曾与法国站在一起,希望通过欧洲安全和防务建设“掌握自己的命运”,但在面对来访的北约秘书长时,显然有些不真诚,或许是出于“好客”。马克龙只是用更直接的方式说了德国想说但不想说的话。在美国的压力下,一直追求外交和安全独立的法国比德国更强大,德国仍受到美国安全的全面保护,并拥有美国在欧洲最大的军事基地。此外,德国比法国更依赖美国市场,德国在言辞上必须更加谨慎。

尽管欧洲领导人一再声称欧盟的安全能力建设与北约之间存在“互补关系”,但今天独立防务能力建设的态势显然没有与北约“互补”那么简单。当然,欧洲在建设自身安全能力方面能走多远,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美欧关系的最终走向。与此同时,由于能力有限和一些成员国的愿望,欧盟将不得不在短期内维持“依靠美国获得安全”的现状。然而,如果美欧关系出现转机,对欧洲安全利益至关重要的美国“无预警”撤出叙利亚等事件将会一再发生。“依赖美国”的现状和“美国不能依赖”的前景之间将会有更大的矛盾,北约的末日将会更快到来。

世界现在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美欧关系不再是控制国际局势的唯一主轴。马克龙总统最近结束了对中国的访问。中法两国不仅加强了经贸合作,而且从这种积极互动中获得了更重要的战略协调和政治互信。在这个世界充满动荡的时代,一个坚持多边主义和战略自主的欧洲,一个放弃对其盟友不切实际的幻想的欧洲,一个指望世界找到可靠伙伴的欧洲,可以成长为一股有利于多极格局稳定的战略力量。

在中国看来,欧洲是一个重要的合作伙伴,面对共同的挑战,它可以寻求共同的语言,发起共同的行动。在进一步加强中欧之间的战略和全球关系方面,法国正在做出更快的反应和行动。它所代表的方向是中欧关系正从利益共同体向责任共同体发展。其他欧洲国家也应该效仿,因为这不仅能防止北约等“过时且不可靠”的机制陷入恐慌和沉没,还能展示欧洲在塑造新时代新格局方面应有的能力和智慧。(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欧洲研究所所长)



后城文化街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shenmin.net.cn 技术支持:后城文化街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