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员工放弃社保后生病,结果公司赔了13万!

彭州司法局3天前我想分享

魏文昌于2012年12月12日加入东莞第一织造厂作为杂工。双方于2012年12月12日至2014年12月11日签署了书面劳动合同。

劳动合同第九条规定,魏文昌自愿放弃公司的代理机构,参加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生育等社会保险。

2014年7月17日,魏文昌因突然的胸背疼痛而住院,并被诊断为主动脉夹层(斯坦福大学A级)和高血压(2级高危组)。根据魏文昌提交的医疗费发票,截至2014年11月10日,共产党学生的医疗费为.24元。

2014年8月14日,魏文昌申请劳动仲裁,要求公司赔偿医疗费25万元。

该公司委托法医鉴定中心检查医疗费用。意见如下:魏文昌的医疗费用共计.1元,其中社会基本医疗保险统筹基金缴纳92 933.36元,大病医疗保险基金缴纳52 028.24元,国家基本医疗保险缴纳.7元。追加住院医疗保险基金.3元。自付部分为3 1168.8元。

2014年9月26日,仲裁委员会裁定公司支付魏文昌医疗费用.3元。该公司拒绝接受仲裁裁决,并提起诉讼。

根据《劳动合同》第9条,魏文昌自愿放弃公司的代理机构,参加养老,医疗,失业,工伤和生育等社会保险程序,魏文昌已经在自己的家乡参加了保险。无法反复享受报销待遇。因此,该公司无需支付魏文昌的医疗费用。

魏文昌认为,参加社会保险是法律规定的强制性义务。劳动合同第九条的规定无效,故乡没有保险。相关医疗费用尚未报销。公司应向魏文昌支付医疗费用。

一审判决:放弃社会保障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是无效的。公司应支付医疗费用。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纠纷的重点是:公司是否应当向魏文昌支付医疗保险的社会保险金。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的第72条和第73条第2款,雇主和工人必须参加社会保险并依法支付社会保险费;劳动者有权依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劳动合同第九条的规定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应当无效。

对于公司声称魏文昌在自己家乡有保险的说法,他不会接受,因为他没有提交任何证据。在这种情况下,公司没有为魏文昌参加社会保险,没有缴纳社会保险费。结果,魏文昌的医疗费用无法偿还。因此,公司应支付魏文昌因未参加社会保险而无法报销社会保障的医疗费用。

公司应支付的医疗费用金额。司法鉴定意见中依法采用了关于广东省人民医院住院医疗费用的自费及社会基本医疗保险基金缴费的鉴定意见。但是,由于东莞市中堂医院的医疗费用为2865.9元,因此是门诊费。根据《东莞市社会基本医疗保险规定》自2013年10月1日起实施的第19条和第24条的规定,支出应基本上为医疗保险基金支付的金额(2865.9元-172.85元)×75%=2019.79元。此外,广东省人民医院住院医疗费用社会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应缴纳91,219.61元,社会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应缴纳.4元,已超过《东莞市社会基本医疗保险规定》第25条第(3)项的支付上限5万元由于魏文昌从入职到出院不到两年,社会基本医疗保险基金的实际缴费额为5万元。

参照2013年10月1日实施的《东莞市重大疾病医疗保险试行办法》第9、10(3)和11条的规定,重大疾病医疗保险的医疗保险金额为(.1元-元-元)。元)=.1元,相应的付款金额计算为元×60%+ .1元×70%=.97元。参照2013年10月1日实施的《东莞市补充医疗保险办法》,由于补充医疗保险是用人单位可以有选择地参加的医疗保险,因此公司不需要向魏文昌支付补充医疗保险基金的款项。

综上所述,公司因未参加社会保险,未领取社会保障费用应向魏文昌支付的实际医疗费用为130,752.97元。

该公司表示,司法鉴定意见中的复核意见数量高于社会保障机构的支付标准,应自行承担举证责任。如果不为魏文昌购买社会保险,则医疗费用不能由社会保障机构审查,这是其自身过错造成的。证据的不利后果不能授予要求一审法院核实魏文昌可以偿还给社会保障机构的医疗费用的公司。

综上,一审法院裁定,公司因未获得社会保障补偿款而向魏文昌支付了医疗费130,752.97元。

一审判决后,该公司拒绝接受上诉。

二审判决:放弃社会保障协议无效,公司应支付未参加社会保险,未能获得社会保障补偿的医疗费用

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二审纠纷的重点是:公司是否应当向魏文昌支付医疗费。

该公司声称,双方签署的劳动合同第九条规定,魏文昌自愿放弃该公司的代理机构,以参加诸如养老金,医疗,失业,工伤和分娩的社会保险程序。因此,魏文昌没有购买社保部门的魏文昌自己的过错,公司也不需要承担相应的医疗费用。

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72条规定:“社会保险基金应当根据保险种类确定资金来源,逐步实行社会统筹。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参加社会保险,并依法缴纳社会保险费。 “。这三个规定:“在下列情况下,劳动者依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1)退休;(2)疾病,伤害;(3)与工作有关的残疾或职业病;(4)失业;劳动者死亡,其遗属应依法享受遗属津贴,劳动者享受社会保险待遇的条件和标准由法律,法规规定,劳动者享有的社会保险费应足额缴纳。时间“。

《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二十三条规定:“职工应当参加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用人单位和职工应当按照国家规定缴纳基本医疗保险费。没有职工的个体工商户,没有雇用单位参加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临时雇员和其他弹性职工可以参加职工基本医疗保险。个人应当按照国家规定缴纳基本医疗保险费。”

根据上述法律,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并缴纳社会保险费。双方之间的协议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应无效。员工患病并依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公司未依法参加社会保险,未为魏文昌先生缴纳社会保险费,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魏文昌先生在其故乡参加社会保险。现在,魏文昌先生的病的医疗费用无法报销。公司应为未参加社会保险的魏文昌先生支付费用。医疗费用由社会保障机构偿还。原始审判得到正确处理,法院维持原判。

综上所述,第二次审判的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东部,中部和法国公民的五个最终特征的第(2015)289号案[实践分析]

1.如果员工遭受工伤,该怎么办?

如果公司未参加工伤保险,则员工不幸发生工业事故,包括安全事故,以及上班和下班途中的非自行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包括在工作期间意外猝死的疾病在48小时内工作或无效的救援,等等,这些意外的紧急情况,所有工人。该公司支付伤害赔偿。

《工伤保险条例》第62条第2款规定,应参加本规定但不参加工伤保险的用人单位遭受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支付。费用按照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的处理项目和标准执行。

2.员工患重大疾病该怎么办?

没有医疗保险。在实践中,应由社会保障部门报销的医疗费用可以转给公司,这是不由工伤保险公司支付工伤费用的原因。这是社会保障待遇的损失,员工可以通过仲裁和诉讼主张权利。

在许多地区,医疗保险法规都有类似的规定。例如,《深圳市社会医疗保险办法》第102条规定,如果雇主不参加而参加社会医疗保险,则雇主应按照本办法规定的待遇标准支付其雇员的医疗费用。

3.如果以公司未缴纳社会保险费为由强迫雇员终止劳动合同,公司应如何支付经济赔偿?

尽管在实践中有观点认为雇员自愿放弃社会保障,然后提议违反诚实信用原则被迫终止劳动合同,但可能不支持雇员的经济补偿要求,但也有观点认为放弃社会保障本身是一种无效行为,不能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法院支持员工的诉求。

例如,2017年4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和北京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法律适用问题的解答》明确规定:

25.劳动者是否应要求雇主不缴纳社会保险,然后以雇主未缴纳社会保险为由,建议终止劳动合同并要求经济赔偿,应否予以支持?依法支付社会保险是《劳动法》中规定的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的法律义务。即使用人单位要求用人单位不支付社会保险,劳动者也应当按照《劳动合同法》第38条的规定要求经济赔偿。它仍然应该被支持。

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

我觉得彭小发工作很努力,我必须要求每个人都喜欢!

引起注意

收款报告投诉

2012年12月12日,魏文昌以杂工身份加入东莞织造厂。双方签署了书面劳动合同。合同期限为2012年12月12日至2014年12月11日。

劳动合同第九条规定,魏文昌自愿放弃公司的代理,参加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生育等社会保险。

2014年7月17日,魏文昌因突然的胸背和背部疼痛以及住院治疗,被诊断出患有主动脉夹层(斯坦福A型)和高血压(2级极高风险组)。根据魏文昌提交的医疗保险发票,截至2014年11月10日,医疗总费用为235,030.24元。

2014年8月14日,魏文昌申请劳动仲裁,要求公司赔偿医疗费25万元。

公司委托司法鉴定中心进行医疗费用审计。审查意见为:魏文昌的医疗费用共计.1元,其中社会基本医疗保险统筹基金缴纳.36元,大病医疗保险基金缴纳.24元,住院补充医疗保险基金缴纳。补助金额3851.67元。共.3元;自筹资金.8元。

2014年9月26日,仲裁委员会裁定公司向魏文昌支付医疗费18,3478.3元。该公司拒绝接受仲裁裁决,并提起诉讼。

该公司认为,根据劳动合同第九条,魏文昌自愿放弃了该公司的代理机构,以参加养老,医疗,失业,工伤和分娩等社会保险程序,魏文昌已经在由于有了房屋保险,并不能反复享受报销待遇,因此公司不需要魏文昌支付医疗费用。

魏文昌认为,参加社会保险是法律规定的强制性义务。劳动合同第九条的规定无效,故乡没有保险。相关医疗费用尚未报销。公司应向魏文昌支付医疗费用。

一审判决:放弃社会保障协议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并且无效。公司应支付医疗费用。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纠纷的重点是公司是否应向卫文昌支付医疗保险的社会保险金。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的第七十二条和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并缴纳社会保险费。患病的工人依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劳动合同第九条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无效。

由于该公司称魏文昌先生在其故乡参加了保险,因此未予接受,因为没有提交任何证据。在这种情况下,公司没有依法参加魏文昌的社会保险,没有缴纳社会保险费,致使魏文昌的医疗费用无法报销。因此,公司应支付魏文昌的医疗费用,由于他未参加社会保险而无法报销。

公司应支付的医疗费用。司法鉴定意见中关于广东省人民医院住院医疗费用的自付费用和社会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支付金额的鉴定意见,应当依法采取。但是,由于东莞市中塘医院的医疗费用为2,865.9元为门诊费用,请参照2013年10月1日施行的《东莞市社会基本医疗保险规定》第19条和第24条的规定,应由社会基本医疗保险支付资金为(2865.9-172.85元)* 75%=2019.79元。此外,广东省人民医院社会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应缴纳.61元,社会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应缴纳.4元,已超过[25]第25条第3款规定的最高支付限额5万元。《东莞市社会基本医疗保险规定》,因为魏文昌住院不到一年,出院不到两年。因此,实际缴纳的社会基本医疗保险基金为5万元。

参照2013年10月1日实施的《东莞市重大疾病医疗保险试行办法》第9、10(3)和11条的规定,重大疾病医疗保险的医疗保险金额为(.1元-元-元)。元)=.1元,相应的付款金额计算为元×60%+ .1元×70%=.97元。参照2013年10月1日实施的《东莞市补充医疗保险办法》,由于补充医疗保险是用人单位可以有选择地参加的医疗保险,因此公司不需要向魏文昌支付补充医疗保险基金的款项。

综上所述,公司因未参加社会保险,未领取社会保障费用应向魏文昌支付的实际医疗费用为130,752.97元。

该公司表示,司法鉴定意见中的复核意见数量高于社会保障机构的支付标准,应自行承担举证责任。如果不为魏文昌购买社会保险,则医疗费用不能由社会保障机构审查,这是其自身过错造成的。证据的不利后果不能授予要求一审法院核实魏文昌可以偿还给社会保障机构的医疗费用的公司。

综上,一审法院裁定,公司因未获得社会保障补偿款而向魏文昌支付了医疗费130,752.97元。

一审判决后,该公司拒绝接受上诉。

二审判决:放弃社会保障协议无效,公司应支付未参加社会保险,未能获得社会保障补偿的医疗费用

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二审纠纷的重点是:公司是否应当向魏文昌支付医疗费。

该公司声称,双方签署的劳动合同第九条规定,魏文昌自愿放弃该公司的代理机构,以参加诸如养老金,医疗,失业,工伤和分娩的社会保险程序。因此,魏文昌没有购买社保部门的魏文昌自己的过错,公司也不需要承担相应的医疗费用。

我们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72条规定:“社会保险基金应根据保险种类确定资金来源,并逐步实行社会统筹。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并缴费。社会保险费。第七十三条规定:“劳动者在下列情况下应当依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一)退休; (二)疾病和伤害; (三)与工作有关的残疾或职业病; (4)失业; (5)分娩。工人死亡后,其遗属应当依法享受遗属津贴。法律,法规规定了职工享受社会保险待遇的条件和标准。工人享受的社会保险福利必须按时足额支付。”

《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二十三条规定:“职工应当参加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用人单位和职工应当按照国家规定缴纳基本医疗保险费。没有职工的个体工商户,没有雇用单位参加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临时雇员和其他弹性职工可以参加职工基本医疗保险。个人应当按照国家规定缴纳基本医疗保险费。”

根据上述法律,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并缴纳社会保险费。双方之间的协议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应无效。员工患病并依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公司未依法参加社会保险,未为魏文昌先生缴纳社会保险费,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魏文昌先生在其故乡参加社会保险。现在,魏文昌先生的病的医疗费用无法报销。公司应为未参加社会保险的魏文昌先生支付费用。医疗费用由社会保障机构偿还。原始审判得到正确处理,法院维持原判。

综上所述,第二次审判的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东部,中部和法国公民的五个最终特征的第(2015)289号案[实践分析]

1.如果员工遭受工伤,该怎么办?

如果公司未参加与工伤有关的保险,而员工不幸发生工伤事故,则包括安全事故和交通事故,这不是人员上下班的主要责任,包括工作期间突然死于不明疾病或48小时内无效死亡。在这些不可预见的情况下,所有与工作有关的伤害都必须由公司赔偿。

《工伤保险条例》第62条第2款规定,如果雇主的雇员参加了工伤保险,但未按照本条例的规定参加工伤保险,则该雇员有工伤。用人单位应当缴纳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金项目和标准。成本。

第二,员工如何患重大疾病?

没有医疗保险。在实践中,应由社会保障部门报销的医疗费用可以转给公司,这是不由工伤保险公司支付工伤费用的原因。这是社会保障待遇的损失,员工可以通过仲裁和诉讼主张权利。

在许多地区,医疗保险法规都有类似的规定。例如,《深圳市社会医疗保险办法》第102条规定,如果雇主不参加而参加社会医疗保险,则雇主应按照本办法规定的待遇标准支付其雇员的医疗费用。

3.如果以公司未缴纳社会保险费为由强迫雇员终止劳动合同,公司应如何支付经济赔偿?

尽管在实践中有观点认为雇员自愿放弃社会保障,然后提议违反诚实信用原则被迫终止劳动合同,但可能不支持雇员的经济补偿要求,但也有观点认为放弃社会保障本身是一种无效行为,不能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法院支持员工的诉求。

例如,2017年4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和北京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法律适用问题的解答》明确规定:

25.劳动者是否应要求雇主不缴纳社会保险,然后以雇主未缴纳社会保险为由,建议终止劳动合同并要求经济赔偿,应否予以支持?依法支付社会保险是《劳动法》中规定的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的法律义务。即使用人单位要求用人单位不支付社会保险,劳动者也应当按照《劳动合同法》第38条的规定要求经济赔偿。它仍然应该被支持。

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

我觉得彭小发工作很努力,我必须要求每个人都喜欢!

引起注意

澳门巴黎人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