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牛拟全资收购“网红”奶粉贝拉米,收购能否成功待监管审查

孟牛计划以全额资本收购“ Net Red”奶粉贝拉米,此次收购将成功进行监管审查。据说是2011.26.26我要分享的食物

就高端婴儿配方奶粉而言,一直痴迷于7月初出售君乐宝51%股份的蒙牛宣布了一项新的收购计划:它计划收购澳大利亚“网红”奶粉品牌贝拉米。

前脚卖,后脚买,蒙牛的波动操作使人们无法理解。在澳大利亚,由于蒙牛和贝拉米将继续进行收购交易,因此是否可以释放该法规的问题也将随之而来,它们需要得到贝拉米股东和相关部门的批准。

那蒙牛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手术呢?贝拉米是否有望进一步开拓中国和国际市场?让我们来看看!

蒙牛有意收购贝拉米的所有股份,以强迫奶粉业务

根据双方签署的《计划实施契据》,蒙牛乳业计划以每股12.65澳元(约合68.15港元)的价格收购贝拉米股份共1.15亿股。预期将内部资金与银行融资结合用于拟议的收购。如果提供资金,蒙牛就计划发行的股份支付的总对价不超过14.6亿澳元。收购完成后,贝拉米将成为蒙牛的间接全资子公司。

孟牛在公告中提到,该公司的主要增长战略之一是在高端婴儿配方奶粉领域实现突破性增长。上述收购符合其战略,并有助于该公司掌握有机婴儿配方奶粉和婴儿食品。中国和东南亚类别的巨大发展潜力。目标公司拥有种类繁多的优质有机婴儿配方奶粉和婴儿食品,其利润率高于本集团现有业务部门。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蒙牛乳业首次收购海外公司。对于收购后计划,蒙牛乳业指出,它将全力支持贝拉米继续发展现有市场,同时,它将依靠公司自身的经验,资源和现有平台来协助贝拉米全面开发中国等东南亚市场。

在行业分析中,蒙牛收购了贝拉米,以填补出售君乐宝乳业对业绩的影响。蒙牛正在寻找合并的“空白”准备。

贝拉米的命运算盘是什么?

可以看出,对于贝拉米来说,蒙牛可谓是“千里之宠”。但是真的那么简单吗?

事实上,贝拉米(Bellamy)的花式贝拉米(Bellamy)在国内奶粉市场上具有挑战性,因为贝拉米(Bellamy)的产品始终由OEM制造。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获得中国婴儿配方食品的配方注册并进入中国。基本上,我们只能依靠跨境购买和海淘的方法。由于税收问题,海淘购物和其他渠道的销量也继续下降,导致中国业绩过山车下滑。

数据显示,贝拉米过去每年在中国市场上的销售额约为50,000-600百万元,但自从实施配方注册系统以来,其业绩已大幅下降。根据贝拉米2019年上半年的财务报告,在报告期内,贝拉米的收入约为1.3亿澳元,同比下降25.9%;税后净利润为810万澳元,同比大幅下降63.84%,其中中国品牌奶粉产品的收入为零。

对于此次收购,有行业新闻称,当蒙牛收购了澳大利亚的Burra工厂时,贝拉米意识到蒙牛将位于澳大利亚。由于贝拉米配方奶粉在中国的注册延迟,贝拉米主动联系蒙牛,希望通过蒙牛的收购从股东的高额溢价中退出。

乳制品高级分析师宋亮说,蒙牛的收购希望帮助贝拉米获得中国配方注册并避免政策风险。收购贝拉米后,蒙牛得以使用在澳大利亚收购的Burra工厂生产贝拉米。

然而,宋亮还说,贝拉米有机奶粉的招牌不再发光,现在面临的困难变得难以扭转。

收购蒙牛-贝拉米(Mengniu-Bellami)有待监管审查

值得注意的是,蒙牛和贝拉米将继续进行收购,并且需要贝拉米股东,新南威尔士州最高法院和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的批准。

蒙牛宣布这一消息后,澳大利亚绿党参议员彼得怀斯威尔森(Peter Whish-Wilson)给财政部长弗莱登贝格(Frydenberg)致信,要求审查中国政府与贝拉米(Bellamy)有关的活动是否不符合澳大利亚《外国收购和收购法》的国家利益。在没有SAMR许可证的情况下,出售Bellamy是否符合国家利益;是否有这样的国外收购先例,也就是说,收购方是最大的国有公司,拥有最大的国有股份,并且该国的监管决策重视目标公司,所以还存在其他重大问题。

泰州独立联邦议员安德鲁威尔基(Andrew Wilkie)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FIRB将需要“非常严格地评估出售(Berami)是否符合公共利益。”如果一切顺利,蒙牛能否得到他想要的东西,贝拉米能否获得食谱注册?将来,仍然有很多想法要留给他们。

收款报告投诉

就高端婴儿配方奶粉而言,一直痴迷于7月初出售君乐宝51%股份的蒙牛宣布了一项新的收购计划:它计划收购澳大利亚“网红”奶粉品牌贝拉米。

前脚卖,后脚买,蒙牛的波动操作使人们无法理解。在澳大利亚,由于蒙牛和贝拉米将继续进行收购交易,因此是否可以释放该法规的问题也将随之而来,它们需要得到贝拉米股东和相关部门的批准。

那蒙牛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手术呢?贝拉米是否有望进一步开拓中国和国际市场?让我们来看看!

蒙牛有意收购贝拉米的所有股份,以强迫奶粉业务

根据双方签署的《计划实施契据》,蒙牛乳业计划以每股12.65澳元(约合68.15港元)的价格收购贝拉米股份共1.15亿股。预期将内部资金与银行融资结合用于拟议的收购。如果提供资金,蒙牛就计划发行的股份支付的总对价不超过14.6亿澳元。收购完成后,贝拉米将成为蒙牛的间接全资子公司。

孟牛在公告中提到,该公司的主要增长战略之一是在高端婴儿配方奶粉领域实现突破性增长。上述收购符合其战略,并有助于该公司掌握有机婴儿配方奶粉和婴儿食品。中国和东南亚类别的巨大发展潜力。目标公司拥有种类繁多的优质有机婴儿配方奶粉和婴儿食品,其利润率高于本集团现有业务部门。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蒙牛乳业首次收购海外公司。对于收购后计划,蒙牛乳业指出,它将全力支持贝拉米继续发展现有市场,同时,它将依靠公司自身的经验,资源和现有平台来协助贝拉米全面开发中国等东南亚市场。

在行业分析中,蒙牛收购了贝拉米,以填补出售君乐宝乳业对业绩的影响。蒙牛正在寻找合并的“空白”准备。

贝拉米的命运算盘是什么?

可以看出,对于贝拉米来说,蒙牛可谓是“千里之宠”。但是真的那么简单吗?

事实上,贝拉米(Bellamy)的花式贝拉米(Bellamy)在国内奶粉市场上具有挑战性,因为贝拉米(Bellamy)的产品始终由OEM制造。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获得中国婴儿配方食品的配方注册并进入中国。基本上,我们只能依靠跨境购买和海淘的方法。由于税收问题,海淘购物和其他渠道的销量也继续下降,导致中国业绩过山车下滑。

数据显示,贝拉米过去每年在中国市场上的销售额约为50,000-600百万元,但自从实施配方注册系统以来,其业绩已大幅下降。根据贝拉米2019年上半年的财务报告,在报告期内,贝拉米的收入约为1.3亿澳元,同比下降25.9%;税后净利润为810万澳元,同比大幅下降63.84%,其中中国品牌奶粉产品的收入为零。

对于此次收购,有行业新闻称,当蒙牛收购了澳大利亚的Burra工厂时,贝拉米意识到蒙牛将位于澳大利亚。由于贝拉米配方奶粉在中国的注册延迟,贝拉米主动联系蒙牛,希望通过蒙牛的收购从股东的高额溢价中退出。

乳制品高级分析师宋亮说,蒙牛的收购希望帮助贝拉米获得中国配方注册并避免政策风险。收购贝拉米后,蒙牛得以使用在澳大利亚收购的Burra工厂生产贝拉米。

然而,宋亮还说,贝拉米有机奶粉的招牌不再发光,现在面临的困难变得难以扭转。

收购蒙牛-贝拉米(Mengniu-Bellami)有待监管审查

值得注意的是,蒙牛和贝拉米将继续进行收购,并且需要贝拉米股东,新南威尔士州最高法院和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的批准。

蒙牛宣布这一消息后,澳大利亚绿党参议员彼得怀斯威尔森(Peter Whish-Wilson)给财政部长弗莱登贝格(Frydenberg)致信,要求审查中国政府与贝拉米(Bellamy)有关的活动是否不符合澳大利亚《外国收购和收购法》的国家利益。在没有SAMR许可证的情况下,出售Bellamy是否符合国家利益;是否有这样的国外收购先例,也就是说,收购方是最大的国有公司,拥有最大的国有股份,并且该国的监管决策重视目标公司,所以还存在其他重大问题。

泰州独立联邦议员安德鲁威尔基(Andrew Wilkie)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FIRB将需要“非常严格地评估出售(Berami)是否符合公共利益。”如果一切顺利,蒙牛能否得到他想要的东西,贝拉米能否获得食谱注册?将来,仍然有很多想法要留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