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它来衬托的情爱关系,也太魅惑了吧!

  2019 图解电影

  在《致命女人》最新一集的开头有一段探戈,剧中以探戈中男女的舞姿来比喻两性关系。

  起源于阿根廷的探戈,就像开放在欲望彼岸的恶之花。

  它是光明里的阴暗、生活中的颓废、淫秽中的奢华,是一种矛盾而魅惑的存在,以其独特的舞蹈风格和顿挫感非常强烈的断奏式伴奏乐而闻名。

  探戈的起源有些卑微,它的雏形源于阿根廷牧民男子粗壮有力的独舞,在形成过程中主要是受非洲黑人舞蹈的影响。

  

  19世纪,大量欧洲和非洲移民涌入阿根廷,很多人因一时无处投靠而暂时滞留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市。

  探戈,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大环境下人们用以排遣寂寥的产物;它无可避免的披上了独属于那个时代所拥有的最深沉的哀伤、凄凉。

  它就像一种刻在骨子里的基因,任你岁月冲刷、异文化碰撞。

  本来被贬低为低俗舞蹈,逐渐的,探戈却以其独特之美慢慢征服了上流社会的名媛绅士。

  它舞步华丽优雅,曲调激昂顿挫,灰色与激情、欲望与颓废、刚劲与妖冶,迷离、缠绕、热烈、狂放、性感……

  

  今天清嘉就来跟大家分享影史上几段经典的探戈。

  排名第一的自然是阿尔·帕西诺在《闻香识女人》中演绎的那段探戈。曲名《一步之遥》,是一首着名的西班牙语探戈歌曲,1935年由阿根廷歌手卡洛斯·葛戴尔作曲,亚法多·勒佩拉作词完成。

  西班牙语中的“Por una Cabeza”本为赛马的术语,意思为“差一个(马)头”的长度。在歌曲中用来表示对情人之间错综复杂难以割舍的惋惜。

  

  一段探戈、一次演讲加上阿尔·帕西诺的演绎成就了一部豆瓣TOP44。

  上校在影片中说,“探戈里无所谓错步的,不像人生,它简单,所以才棒。要是踏错步或绊倒了,继续跳。”他这样鼓励沮丧的少年,“步子乱成一团,继续跳就好了。”

  

  除此,排行TOP8的《辛德勒的名单》也曾经用过这支舞曲。

  电影中,在纳粹的酒会上。

  伴随着悠扬的小提琴乐曲,英俊富有魅力的辛德勒优雅的抽着烟,望着不远处邻座的女子,眼光深邃。

  事实上,他是在打探着女郎身旁的德国纳粹军官,作为一名德国企业家,辛德勒一直在寻找挣钱的机会,他叫来侍应生给军官送去一瓶红酒。

  

  收到红酒的德国军官满头雾水,“他是谁?”没有人回答。

  于是他派手下去打探。然而派去打探的手下居然和辛德勒坐到一块儿,他只好亲自上前:“他在搞什么?”。

  辛德勒却亲切的拉上他的手很绅士的说:“这种地方怎么能让美丽的小姐寂寞呢?”紧接着挽起女人的手说:“各位,男士伏特加,女士呢?法国茴香酒?”。

  

  风度翩翩、出手阔绰,言谈举止极富感染力,短短几分钟,辛德勒已经和德国军官们打成一片了。他们把酒言欢,合影留念。

  借助这些照片和特殊关系,辛德勒在商业上迎来了机会。除了外国的电影,国内的电视剧也曾经用过这支曲子。比如胡歌的《伪装者》。

  

  于曼丽和明台在军校的舞会上彼此试探。

  “干这行,是你自己的选择吗?”“一半一半。”

  

  “上了前线,我们会死吗?”“到哪都会死,就看死的值不值得。”

  

  “难道你不怕死?”“怕有用吗?”

  

  然而最后,她真的爱上了他。

  “你是真爱上他了吧?”

  “是。”

  “那为什么不告诉他?”

  “告诉他,不就是告别吗” ---于曼丽《伪装者》

  探戈在电影里演绎着悲欢离合,男女情爱。而探戈的历史也是浮浮沉沉。

  在1940年-1950年期间,探戈经历了一个爆发式的“黄金年代”。

  这个时期,涌现了一批杰出的探戈乐队和音乐家,如Fresedo、De Caro、Pugliese、Anibal Troilo等,他们对探戈音乐的发展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1946年庇隆上台,庇隆夫人艾薇塔(EvaPeron)特别偏爱探戈,她提出,探戈是人民的声音,在她的推动下,探戈的创造力达到顶峰。

  而1955年之后,庇隆主义被推翻,美国文化入侵阿根廷。

  不像探戈那样贴身,而是以手臂的距离而舞的摇滚乐成为新的流行风尚,探戈不再是聚光灯的焦点,渐渐退出了大多数人的生活空间。

  之后的几十年间,探戈的命运起起伏伏,再没能回到以前的辉煌年代。

  除了以上清嘉提到的三部影视作品,《一步之遥》还出现在很多其他影视作品中。

  简单列个片单,欢迎大家补充。

  Delicatessen 黑店狂想曲 (1991)Scent of A Woman 闻香识女人 (1992)Schindler's List 辛德勒的名单 (1993)True Lies 真实的谎言 (1994)Frida 弗里达 (Salma Hayek, 2002)Bad Santa 圣诞坏公公 (Uncut Version, 2003)All the King's Men 国王班底 (2006)Easy Virtue 水性杨花 (2008)

  在《致命女人》最新一集的开头有一段探戈,剧中以探戈中男女的舞姿来比喻两性关系。

  起源于阿根廷的探戈,就像开放在欲望彼岸的恶之花。

  它是光明里的阴暗、生活中的颓废、淫秽中的奢华,是一种矛盾而魅惑的存在,以其独特的舞蹈风格和顿挫感非常强烈的断奏式伴奏乐而闻名。

  探戈的起源有些卑微,它的雏形源于阿根廷牧民男子粗壮有力的独舞,在形成过程中主要是受非洲黑人舞蹈的影响。

  

  19世纪,大量欧洲和非洲移民涌入阿根廷,很多人因一时无处投靠而暂时滞留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市。

  探戈,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大环境下人们用以排遣寂寥的产物;它无可避免的披上了独属于那个时代所拥有的最深沉的哀伤、凄凉。

  它就像一种刻在骨子里的基因,任你岁月冲刷、异文化碰撞。

  本来被贬低为低俗舞蹈,逐渐的,探戈却以其独特之美慢慢征服了上流社会的名媛绅士。

  它舞步华丽优雅,曲调激昂顿挫,灰色与激情、欲望与颓废、刚劲与妖冶,迷离、缠绕、热烈、狂放、性感……

  

  今天清嘉就来跟大家分享影史上几段经典的探戈。

  排名第一的自然是阿尔·帕西诺在《闻香识女人》中演绎的那段探戈。曲名《一步之遥》,是一首着名的西班牙语探戈歌曲,1935年由阿根廷歌手卡洛斯·葛戴尔作曲,亚法多·勒佩拉作词完成。

  西班牙语中的“Por una Cabeza”本为赛马的术语,意思为“差一个(马)头”的长度。在歌曲中用来表示对情人之间错综复杂难以割舍的惋惜。

  

  一段探戈、一次演讲加上阿尔·帕西诺的演绎成就了一部豆瓣TOP44。

  上校在影片中说,“探戈里无所谓错步的,不像人生,它简单,所以才棒。要是踏错步或绊倒了,继续跳。”他这样鼓励沮丧的少年,“步子乱成一团,继续跳就好了。”

  

  除此,排行TOP8的《辛德勒的名单》也曾经用过这支舞曲。

  电影中,在纳粹的酒会上。

  伴随着悠扬的小提琴乐曲,英俊富有魅力的辛德勒优雅的抽着烟,望着不远处邻座的女子,眼光深邃。

  事实上,他是在打探着女郎身旁的德国纳粹军官,作为一名德国企业家,辛德勒一直在寻找挣钱的机会,他叫来侍应生给军官送去一瓶红酒。

  

  收到红酒的德国军官满头雾水,“他是谁?”没有人回答。

  于是他派手下去打探。然而派去打探的手下居然和辛德勒坐到一块儿,他只好亲自上前:“他在搞什么?”。

  辛德勒却亲切的拉上他的手很绅士的说:“这种地方怎么能让美丽的小姐寂寞呢?”紧接着挽起女人的手说:“各位,男士伏特加,女士呢?法国茴香酒?”。

  

  风度翩翩、出手阔绰,言谈举止极富感染力,短短几分钟,辛德勒已经和德国军官们打成一片了。他们把酒言欢,合影留念。

  借助这些照片和特殊关系,辛德勒在商业上迎来了机会。除了外国的电影,国内的电视剧也曾经用过这支曲子。比如胡歌的《伪装者》。

  

  于曼丽和明台在军校的舞会上彼此试探。

  “干这行,是你自己的选择吗?”“一半一半。”

  

  “上了前线,我们会死吗?”“到哪都会死,就看死的值不值得。”

  

  “难道你不怕死?”“怕有用吗?”

  

  然而最后,她真的爱上了他。

  “你是真爱上他了吧?”

  “是。”

  “那为什么不告诉他?”

  “告诉他,不就是告别吗” ---于曼丽《伪装者》

  探戈在电影里演绎着悲欢离合,男女情爱。而探戈的历史也是浮浮沉沉。

  在1940年-1950年期间,探戈经历了一个爆发式的“黄金年代”。

  这个时期,涌现了一批杰出的探戈乐队和音乐家,如Fresedo、De Caro、Pugliese、Anibal Troilo等,他们对探戈音乐的发展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1946年庇隆上台,庇隆夫人艾薇塔(EvaPeron)特别偏爱探戈,她提出,探戈是人民的声音,在她的推动下,探戈的创造力达到顶峰。

  而1955年之后,庇隆主义被推翻,美国文化入侵阿根廷。

  不像探戈那样贴身,而是以手臂的距离而舞的摇滚乐成为新的流行风尚,探戈不再是聚光灯的焦点,渐渐退出了大多数人的生活空间。

  之后的几十年间,探戈的命运起起伏伏,再没能回到以前的辉煌年代。

  除了以上清嘉提到的三部影视作品,《一步之遥》还出现在很多其他影视作品中。

  简单列个片单,欢迎大家补充。

  Delicatessen 黑店狂想曲 (1991)Scent of A Woman 闻香识女人 (1992)Schindler's List 辛德勒的名单 (1993)True Lies 真实的谎言 (1994)Frida 弗里达 (Salma Hayek, 2002)Bad Santa 圣诞坏公公 (Uncut Version, 2003)All the King's Men 国王班底 (2006)Easy Virtue 水性杨花 (20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