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多嘴而死,死前为让儿子少说话用一狠招,结果儿子也多嘴而死

  2019 山川文社

  战争年代里,将士能做的就是在战场中奋力厮杀,用敌人的鲜血洗出自己的荣耀。只要勇往直前,立下战功,就能受到君主的信赖。

  但是,步入和平年代后,君主的心思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们想要桀骜不驯的猛虎迅速变成唯自己马首是瞻的羔羊,好让自己的帝位屹立不倒。从古至今,不知有多少拜将封侯的豪杰,没有倒在疆场之上,却屈死在了牢狱之中。

  

  因此,想要成为君主面前的常青树,就必须要谨言慎行。古人云,伴君如伴虎,寥寥数语,便道尽了朝堂之上的玄机。

  而隋朝的大将贺若弼,就是祸从口出的一位典型人物。他出身高贵,父亲贺敦就是北周的一位武将,并且,官至金州总管。但是,贺敦出身行伍,身上的军人习气极浓。凡是碰到看不惯的人或事,他总是直言不讳地指出来。他身边的人知道他的性情,大多不跟他计较。

  但是,北周的皇族宇文护就不这么想了。宇文护是北周朝廷中炙手可热的人物,可是,贺敦却经常在公共场合表达对他的不满。久而久之,宇文护对贺敦逐渐厌恶起来。为了维护自己的威严,他利用自己皇族的身份设法构陷贺敦。最终,贺敦被皇帝下令处死。

  

  进了死牢,贺敦才明白,官场不是战场,说话直来直去只会为自己引来祸患。他虽悔恨无比,可死期已近,是断然无法更改了。临行之前,他流着泪对儿子贺若弼说:“我因为自己的舌头而死,你要牢记在心。”为了使儿子牢记自己的教诲,他甚至拿起锥子刺向了儿子的舌头。

  贺若弼虽然大惊,可是,毕竟无法违抗父亲的临终之举。就这样,鲜血满口的贺若弼将父亲的遗言和临死前的行为谨记在心。在北周的朝廷中,贺若弼处处小心,行事如履薄冰,不敢多说一句不该说的话。

  北周武帝登基后,一直对太子的能力很是怀疑,于是,询问诸大臣的看法。大臣乌丸轨快人快语地说道:“太子根本就不是一个能做皇帝的人,臣与贺若弼都这样认为。”武帝听说后又特意召来贺若弼,想听听他对太子的看法。

  

  贺若弼一听是太子之事,迅速警觉起来。太子之位的归属关乎国本,其间的各种势力更是纷繁错杂,稍有不慎就会引火烧身。于是,他装作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有条不紊地答道:“皇太子的德行一天比一天好,臣没有听说过他犯过什么错。”

  此话说得滴水不漏,一天比一天好,那么即使不好的话,也在逐渐变好。没有听说过,那么,即使太子犯了错,他只要推说不知就可以了。这番话既赞颂了太子,又推卸了自己的责任,可谓是一箭双雕。

  果然,武帝听后非常满意,逐渐对太子放下心来。而那个口无遮拦的乌丸轨,在太子即位后不久就被诛杀了。贺若弼听到乌丸轨被杀的消息后,吓出了一身冷汗。他顿时想起了父亲临终之前的告诫和自己被刺伤的舌头。

  果然,少说多想才是为官之道啊。凭借自己的稳重,贺若弼逐渐受到了提拔。隋文帝杨坚建立隋朝后,更是对英勇善战的贺若弼信任有加。为了拉拢他,隋文帝不仅封了他的兄弟和亲戚的官,还还特意赏给他一柄宝刀。

  

  官职低的时候,贺若弼尚且能够牢记父亲的教诲。但是,得势之后,他也跟那些眼高于顶的大将们一样,开始飘飘然了起来。在朝堂上,他经常以宰相自居,对其他的大臣很是鄙视。文帝念他功高,于是,便事事偏向于他。

  不料,贺若弼得寸进尺,甚至连文帝的兄弟杨素也不放在眼里了。一次,太子杨广向他请教:“你感觉杨素、史万岁、韩擒虎三个人的军事能力如何?”品评其他人物,向来是朝廷中的大忌,更何况,提问者还是身为皇族的杨广。贺若弼若聪明一点,大唱赞歌便可蒙混过关。

  但是,心高气傲的他竟然堂而皇之地向杨广回答道:“杨素勇猛倒是勇猛,但若说起谋略,他可就不行了;韩擒虎在战场上厮杀起来还可以,要是让他领兵他就要闹笑话了;至于史万岁,骑上马确实有一定的作战能力。但若说他是大将,他还差得远呢。”

  杨广听后很是无语,心中便记下了贺若弼这位张狂的人物。慢慢地,贺若弼的这番回答开始在宫中流传开来,连文帝也听说了这件事。杨素是文帝的兄弟,贺若弼对他不敬,岂不是藐视皇权?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威,文帝决定撤掉贺若弼的官,以示惩戒。

  

  此时,文帝尚且挂念贺若弼多年来的忠心耿耿,他罢掉贺若弼的官职,用意也是重在提醒。没过多久,他就恢复了贺若弼的官位和爵位。为了不让贺若弼有思想包袱,文帝还特意宴请他,想要他继续为大隋效力。按理说,经过官位升降后的贺若弼,应该有所明白了。

  但是,他的谨慎只保留了一段时间。隋炀帝即位后,他便摆出了一副前朝老臣的模样,到处倚老卖老,指点江山。有一次,他甚至在公众场合批评隋炀帝太过奢侈。隋炀帝本身就对贺若弼不满,此时见他出言挑衅,于是,直接将他诛杀。

  贺若弼是隋文帝的功臣,不假。但是,他在隋炀帝的眼中,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老臣。文帝念及他的过往,可以对他网开一面,可炀帝只是欲除之而后快。贺若弼被处死后,他的妻子被朝廷降为奴婢,他儿子也被降为奴仆。

  

  即使是这样,残暴的隋炀帝还未罢休。没过多久,他就找了个理由,将贺若弼的妻子和儿子全部诛杀。贺若弼处处多言,结果,落了个满门抄斩的下场。当年,他随文帝南下灭陈时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但这份荣耀,他只能在监牢中默默咀嚼了。

  参考资料:

  【《隋书·贺若弼列传》、《盛世危言》】

  战争年代里,将士能做的就是在战场中奋力厮杀,用敌人的鲜血洗出自己的荣耀。只要勇往直前,立下战功,就能受到君主的信赖。

  但是,步入和平年代后,君主的心思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们想要桀骜不驯的猛虎迅速变成唯自己马首是瞻的羔羊,好让自己的帝位屹立不倒。从古至今,不知有多少拜将封侯的豪杰,没有倒在疆场之上,却屈死在了牢狱之中。

  

  因此,想要成为君主面前的常青树,就必须要谨言慎行。古人云,伴君如伴虎,寥寥数语,便道尽了朝堂之上的玄机。

  而隋朝的大将贺若弼,就是祸从口出的一位典型人物。他出身高贵,父亲贺敦就是北周的一位武将,并且,官至金州总管。但是,贺敦出身行伍,身上的军人习气极浓。凡是碰到看不惯的人或事,他总是直言不讳地指出来。他身边的人知道他的性情,大多不跟他计较。

  但是,北周的皇族宇文护就不这么想了。宇文护是北周朝廷中炙手可热的人物,可是,贺敦却经常在公共场合表达对他的不满。久而久之,宇文护对贺敦逐渐厌恶起来。为了维护自己的威严,他利用自己皇族的身份设法构陷贺敦。最终,贺敦被皇帝下令处死。

  

  进了死牢,贺敦才明白,官场不是战场,说话直来直去只会为自己引来祸患。他虽悔恨无比,可死期已近,是断然无法更改了。临行之前,他流着泪对儿子贺若弼说:“我因为自己的舌头而死,你要牢记在心。”为了使儿子牢记自己的教诲,他甚至拿起锥子刺向了儿子的舌头。

  贺若弼虽然大惊,可是,毕竟无法违抗父亲的临终之举。就这样,鲜血满口的贺若弼将父亲的遗言和临死前的行为谨记在心。在北周的朝廷中,贺若弼处处小心,行事如履薄冰,不敢多说一句不该说的话。

  北周武帝登基后,一直对太子的能力很是怀疑,于是,询问诸大臣的看法。大臣乌丸轨快人快语地说道:“太子根本就不是一个能做皇帝的人,臣与贺若弼都这样认为。”武帝听说后又特意召来贺若弼,想听听他对太子的看法。

  

  贺若弼一听是太子之事,迅速警觉起来。太子之位的归属关乎国本,其间的各种势力更是纷繁错杂,稍有不慎就会引火烧身。于是,他装作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有条不紊地答道:“皇太子的德行一天比一天好,臣没有听说过他犯过什么错。”

  此话说得滴水不漏,一天比一天好,那么即使不好的话,也在逐渐变好。没有听说过,那么,即使太子犯了错,他只要推说不知就可以了。这番话既赞颂了太子,又推卸了自己的责任,可谓是一箭双雕。

  果然,武帝听后非常满意,逐渐对太子放下心来。而那个口无遮拦的乌丸轨,在太子即位后不久就被诛杀了。贺若弼听到乌丸轨被杀的消息后,吓出了一身冷汗。他顿时想起了父亲临终之前的告诫和自己被刺伤的舌头。

  果然,少说多想才是为官之道啊。凭借自己的稳重,贺若弼逐渐受到了提拔。隋文帝杨坚建立隋朝后,更是对英勇善战的贺若弼信任有加。为了拉拢他,隋文帝不仅封了他的兄弟和亲戚的官,还还特意赏给他一柄宝刀。

  

  官职低的时候,贺若弼尚且能够牢记父亲的教诲。但是,得势之后,他也跟那些眼高于顶的大将们一样,开始飘飘然了起来。在朝堂上,他经常以宰相自居,对其他的大臣很是鄙视。文帝念他功高,于是,便事事偏向于他。

  不料,贺若弼得寸进尺,甚至连文帝的兄弟杨素也不放在眼里了。一次,太子杨广向他请教:“你感觉杨素、史万岁、韩擒虎三个人的军事能力如何?”品评其他人物,向来是朝廷中的大忌,更何况,提问者还是身为皇族的杨广。贺若弼若聪明一点,大唱赞歌便可蒙混过关。

  但是,心高气傲的他竟然堂而皇之地向杨广回答道:“杨素勇猛倒是勇猛,但若说起谋略,他可就不行了;韩擒虎在战场上厮杀起来还可以,要是让他领兵他就要闹笑话了;至于史万岁,骑上马确实有一定的作战能力。但若说他是大将,他还差得远呢。”

  杨广听后很是无语,心中便记下了贺若弼这位张狂的人物。慢慢地,贺若弼的这番回答开始在宫中流传开来,连文帝也听说了这件事。杨素是文帝的兄弟,贺若弼对他不敬,岂不是藐视皇权?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威,文帝决定撤掉贺若弼的官,以示惩戒。

  

  此时,文帝尚且挂念贺若弼多年来的忠心耿耿,他罢掉贺若弼的官职,用意也是重在提醒。没过多久,他就恢复了贺若弼的官位和爵位。为了不让贺若弼有思想包袱,文帝还特意宴请他,想要他继续为大隋效力。按理说,经过官位升降后的贺若弼,应该有所明白了。

  但是,他的谨慎只保留了一段时间。隋炀帝即位后,他便摆出了一副前朝老臣的模样,到处倚老卖老,指点江山。有一次,他甚至在公众场合批评隋炀帝太过奢侈。隋炀帝本身就对贺若弼不满,此时见他出言挑衅,于是,直接将他诛杀。

  贺若弼是隋文帝的功臣,不假。但是,他在隋炀帝的眼中,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老臣。文帝念及他的过往,可以对他网开一面,可炀帝只是欲除之而后快。贺若弼被处死后,他的妻子被朝廷降为奴婢,他儿子也被降为奴仆。

  

  即使是这样,残暴的隋炀帝还未罢休。没过多久,他就找了个理由,将贺若弼的妻子和儿子全部诛杀。贺若弼处处多言,结果,落了个满门抄斩的下场。当年,他随文帝南下灭陈时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但这份荣耀,他只能在监牢中默默咀嚼了。

  参考资料:

  【《隋书·贺若弼列传》、《盛世危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