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难忘的微博故事」请农民工吃饭 不得不说的故事(下)

  陈里2019.9.15我要分享

  陈里公众号

  聚焦社会热点 观察时代进程

  关注

  

  陈里博士与约请的农民工及家人

  请农民工朋友吃饭的后续故事

  

  意想不到的质疑

  “这个公安副厅长,是在作秀。”

  “他请农民工吃饭,公款报销。”

  “他的微博是秘书帮着写的。”

  “找来的农民工,全是托儿。”

  ……

  我在肚里装着热腾腾的羊肉泡馍,脑袋里装着农民工真诚谈话地回到家,踏踏实实地睡了一觉后,起来看到了微博上的这些质疑。

  我吃惊了。

  我的职务不仅是公安副厅长,还是研究农民工问题的学者。我请农民工吃饭,没要发票,不能报销。我的微博是我自己写的,哪个秘书会帮着深更半夜地写微博呀?我请吃饭的农民工,都是我不认识的打工者。

  我是很欣赏“微博”这个交流平台的。很早以前看过《圣经的故事》,其中有个建造通天塔的故事,人类在建造通天塔的过程中发明了语言,由于沟通顺畅,工程进度很快,眼看这塔就要建成,上帝恐惧了,让建塔的人说起了不同的语言,无法沟通,通天塔的建造半途而废了。所以,有效的沟通是能够让造物主都感到震惊的。而微博就是一个有效沟通的平台。

  我认为政府官员实名开微博,是将自己坦诚地放置于公众的舆论与监督之中,提醒自己时时刻刻保持一名共产党员的崇高操守,慎言慎行。这是自己套在自己头上的“紧箍咒”。政府官员应该葆有一种开放,透明,进取的精神。因此我一直实名开博,也有一些关注着。这个过程中,不是没有压力,但我还是尽量在坚持。公众的关注在鞭策我更好为老百姓做事,并且我也通过微博,结交了很多新的朋友,掌握了很多新的信息,学到了很多新的东西。

  但是这次,微博上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强烈。刚开始只是小部分的发问,后来就像滚雪球一样,对我怀疑越来越多。着确实给我带来了巨大压力。

  我在想:我错了吗?我做错了什么?

  我想给公众解释清楚我做事情的动机和过程,我也希望公众了解我的思想和观点。

  因此,30号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决定:公开手机号。

  这样,质疑我的公众也以直接向我发问,我也可以直面公众的质疑。

  我是希望坦率地面对大家。如果我有不妥的地方,我可以在接受到意见后及时改正;如果事情有存在误会的地方,我可以坦率地陈述事实澄清误会。

  孔子说,君子坦荡荡。

  理解,让我感动

  我请农民工吃饭的事情继续在微博中被以我意想不到的速度,大量转发。

  同时,我接到很多了电话,短信。联系我的人有记者,有公众。我几乎没有接到骚扰电话。大多数人都是在冷静地问清楚事情经过,也给了我认可和鼓励。

  我也和持质疑态度的网友也有互动。我以私信的方式跟他们交流。网友也普遍接受我的解释。

  也有很多媒体发出评论。针对说我“作秀”的观点,有媒体说:“这样的‘秀’对社会和农民工群体有什么坏处?为什么就不相信人们心中的善良?我们对普通人的善意标准要求是否过于苛刻,即使这样的活动不能解决本质问题,但我们不能否定这种行为背后的善意,也许正是这样微小的善意才构成了推动事物良性发展的根基。微公益就是人人都可以参与的公益,请吃饭是国人表达善意和沟通的最常用方式,这样的“秀”即使作了又有何不可?”

  关于我用吃饭和农民工沟通的方式,有媒体说:“如果将公务员之间,上下级间拉关系靠近乎的公款吃喝,用于群总博感情,多些舌尖上的互动,许多矛盾自会找到办法化解,社会一定和谐得多。”

  也有网友在网上直接地告诉我:“你这样做,没错!”

  我很感谢大家的理解。我很高兴我的做法给社会带来了更多对农民工权利的关注和探讨。

  关注,让我思考

  社会的理解让我从失眠的辗转反侧当中安定了下来。但是,我只做了一件这样小的事情,就引起了这么大的关注,这个现象让我思考。

  我以前写过分析农民工犯罪的着作。我在里面提出减少农民工犯罪的办法:首先,遏制农民犯罪或者说农民工犯罪也好,主要是实现城乡一体化,缩小城乡之间的差别,缩小收入的差别。换句话说,使全国人民都享受到改革开放带来的成果。然后是,贯彻平等的思想,城市管理一定要以人为本,对农民工更应该注重贯彻平等思想。还有要完善农民工免费登记、有序的常态化管理。第四是救助体系,比如司法保障、救助。第五,将农民工逐步纳入社会保障体系。第六,对于农民工犯罪的这些年轻人,司法部门对这些犯过错的人一定要对他们采取挽救的措施,不能说偷一个馒头,一生就是罪犯,不能让,《悲惨世界》里的悲剧在社会主义国家发生。

  但是,除了这些法制性,规则性的硬性条文,我也一直认为,对农民工有人情味的关心,也是必不可少的。

  这次请农民工吃饭让我更坚定这个观点。我在饭席上对他们稍微热情的举动,都让他们十分吃惊。而且,请他们吃饭仅仅是一件小事情,尽然在社会上引起那么多关注。这说明,我们对农民工的关注,关心太少了。

  对于人们对我的质疑,我认为有质疑的声音是好的。政府官员应该坦率地面对质疑,建立于民众沟通的有效渠道,向民众解释事情,和民众讨论事情。

  但让我担心的一点是,公众质疑反映出来的,公众对官员的不信任。我认为这些指责并非针对我个人,而是曾发生过的一些事让公众对官员有不信任感、有情绪要宣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们为老百姓做事的人,应该多做一些实事好事,换取民众的信任。

  这次请吃饭,也让我交往到了更多的农民工朋友。这让我很高兴。现在,社会上流行一种成功学的论调,说什么要与比你有水平的人交往,与能提高你的人交往。我觉得这些统统都是胡扯。如果都是那么功利的话,还有什么情感可言?我觉得,和任何人交往,都可以学到东西,和任何人交往,都应该以心换心。

  我希望说服更多人关心和尊重农民工。住在城里的人,吃着新鲜蔬菜,享受着社会发展的成果,也不能忘记农民的辛苦耕耘,农民工对社会发展做的贡献。

  我是在农村长大的。上了学、进了城,当了领导,但我的裤腿依然沾有泥巴味,我不能忘记家乡的父老,我不能忘记辛苦工作的农民和农民工。

  收藏举报投诉

  

  陈里公众号

  聚焦社会热点 观察时代进程

  关注

  

  陈里博士与约请的农民工及家人

  请农民工朋友吃饭的后续故事

  

  意想不到的质疑

  “这个公安副厅长,是在作秀。”

  “他请农民工吃饭,公款报销。”

  “他的微博是秘书帮着写的。”

  “找来的农民工,全是托儿。”

  ……

  我在肚里装着热腾腾的羊肉泡馍,脑袋里装着农民工真诚谈话地回到家,踏踏实实地睡了一觉后,起来看到了微博上的这些质疑。

  我吃惊了。

  我的职务不仅是公安副厅长,还是研究农民工问题的学者。我请农民工吃饭,没要发票,不能报销。我的微博是我自己写的,哪个秘书会帮着深更半夜地写微博呀?我请吃饭的农民工,都是我不认识的打工者。

  我是很欣赏“微博”这个交流平台的。很早以前看过《圣经的故事》,其中有个建造通天塔的故事,人类在建造通天塔的过程中发明了语言,由于沟通顺畅,工程进度很快,眼看这塔就要建成,上帝恐惧了,让建塔的人说起了不同的语言,无法沟通,通天塔的建造半途而废了。所以,有效的沟通是能够让造物主都感到震惊的。而微博就是一个有效沟通的平台。

  我认为政府官员实名开微博,是将自己坦诚地放置于公众的舆论与监督之中,提醒自己时时刻刻保持一名共产党员的崇高操守,慎言慎行。这是自己套在自己头上的“紧箍咒”。政府官员应该葆有一种开放,透明,进取的精神。因此我一直实名开博,也有一些关注着。这个过程中,不是没有压力,但我还是尽量在坚持。公众的关注在鞭策我更好为老百姓做事,并且我也通过微博,结交了很多新的朋友,掌握了很多新的信息,学到了很多新的东西。

  但是这次,微博上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强烈。刚开始只是小部分的发问,后来就像滚雪球一样,对我怀疑越来越多。着确实给我带来了巨大压力。

  我在想:我错了吗?我做错了什么?

  我想给公众解释清楚我做事情的动机和过程,我也希望公众了解我的思想和观点。

  因此,30号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决定:公开手机号。

  这样,质疑我的公众也以直接向我发问,我也可以直面公众的质疑。

  我是希望坦率地面对大家。如果我有不妥的地方,我可以在接受到意见后及时改正;如果事情有存在误会的地方,我可以坦率地陈述事实澄清误会。

  孔子说,君子坦荡荡。

  理解,让我感动

  我请农民工吃饭的事情继续在微博中被以我意想不到的速度,大量转发。

  同时,我接到很多了电话,短信。联系我的人有记者,有公众。我几乎没有接到骚扰电话。大多数人都是在冷静地问清楚事情经过,也给了我认可和鼓励。

  我也和持质疑态度的网友也有互动。我以私信的方式跟他们交流。网友也普遍接受我的解释。

  也有很多媒体发出评论。针对说我“作秀”的观点,有媒体说:“这样的‘秀’对社会和农民工群体有什么坏处?为什么就不相信人们心中的善良?我们对普通人的善意标准要求是否过于苛刻,即使这样的活动不能解决本质问题,但我们不能否定这种行为背后的善意,也许正是这样微小的善意才构成了推动事物良性发展的根基。微公益就是人人都可以参与的公益,请吃饭是国人表达善意和沟通的最常用方式,这样的“秀”即使作了又有何不可?”

  关于我用吃饭和农民工沟通的方式,有媒体说:“如果将公务员之间,上下级间拉关系靠近乎的公款吃喝,用于群总博感情,多些舌尖上的互动,许多矛盾自会找到办法化解,社会一定和谐得多。”

  也有网友在网上直接地告诉我:“你这样做,没错!”

  我很感谢大家的理解。我很高兴我的做法给社会带来了更多对农民工权利的关注和探讨。

  关注,让我思考

  社会的理解让我从失眠的辗转反侧当中安定了下来。但是,我只做了一件这样小的事情,就引起了这么大的关注,这个现象让我思考。

  我以前写过分析农民工犯罪的着作。我在里面提出减少农民工犯罪的办法:首先,遏制农民犯罪或者说农民工犯罪也好,主要是实现城乡一体化,缩小城乡之间的差别,缩小收入的差别。换句话说,使全国人民都享受到改革开放带来的成果。然后是,贯彻平等的思想,城市管理一定要以人为本,对农民工更应该注重贯彻平等思想。还有要完善农民工免费登记、有序的常态化管理。第四是救助体系,比如司法保障、救助。第五,将农民工逐步纳入社会保障体系。第六,对于农民工犯罪的这些年轻人,司法部门对这些犯过错的人一定要对他们采取挽救的措施,不能说偷一个馒头,一生就是罪犯,不能让,《悲惨世界》里的悲剧在社会主义国家发生。

  但是,除了这些法制性,规则性的硬性条文,我也一直认为,对农民工有人情味的关心,也是必不可少的。

  这次请农民工吃饭让我更坚定这个观点。我在饭席上对他们稍微热情的举动,都让他们十分吃惊。而且,请他们吃饭仅仅是一件小事情,尽然在社会上引起那么多关注。这说明,我们对农民工的关注,关心太少了。

  对于人们对我的质疑,我认为有质疑的声音是好的。政府官员应该坦率地面对质疑,建立于民众沟通的有效渠道,向民众解释事情,和民众讨论事情。

  但让我担心的一点是,公众质疑反映出来的,公众对官员的不信任。我认为这些指责并非针对我个人,而是曾发生过的一些事让公众对官员有不信任感、有情绪要宣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们为老百姓做事的人,应该多做一些实事好事,换取民众的信任。

  这次请吃饭,也让我交往到了更多的农民工朋友。这让我很高兴。现在,社会上流行一种成功学的论调,说什么要与比你有水平的人交往,与能提高你的人交往。我觉得这些统统都是胡扯。如果都是那么功利的话,还有什么情感可言?我觉得,和任何人交往,都可以学到东西,和任何人交往,都应该以心换心。

  我希望说服更多人关心和尊重农民工。住在城里的人,吃着新鲜蔬菜,享受着社会发展的成果,也不能忘记农民的辛苦耕耘,农民工对社会发展做的贡献。

  我是在农村长大的。上了学、进了城,当了领导,但我的裤腿依然沾有泥巴味,我不能忘记家乡的父老,我不能忘记辛苦工作的农民和农民工。